2015年8月20日

七月七日天氣晴




















.                (宇宙)
【在那對相繫的手之間,會有嶄新的傳說誕生吧】



  「對了,今天到底什麼日子?」怎麼這麼多外帶外送內用的男男女女,並且成雙成對?
  店裡持續了一個下午的高質量勞力活動過後,好不容易在晚餐後得到短暫喘息的空閒,他終於有時間把憋了半天的疑惑問出口。
  「老闆……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還是這是找我約會的藉口?」
  年少的僱員痞笑著一把鉤住自己上司的肩膀讓他整個人大大的一歪,恰巧掩蓋了他擦杯子的手頓了頓,一個抬頭看見角落的女孩捧著杯子面向窗外的側臉目光靜靜。年輕的老闆短暫的陷入沈默。

  「……別鬧了,把抽籤的鳥氣發在我身上,扣你薪水唷?」
  年輕的老闆笑臉吟吟。

  他們的對話就這麼不了了之。
  玖鏡這才福至心靈的明白為何下午會這麼多女孩問自己晚上的行程如何打算……
  「原來是七夕啊……」


2015年6月6日

愛與誠與毒

 


時空戀人/1724→2431/魔女獨白
菲黎TAG:中斷的緣分/魔女終究孤身一人


2015年3月12日

夜有所夢。

【BG向/通篇只有肉/3124】

這是夜晚失控的結果……嘿我說的是作者本人呢冏。
副標題是禁慾的代價(屁)
或者也可以說是盡欲?(幹)


【以下正文】




  「呼嗯……」
  濡濕的活物穿過中心線勾出一道軟體動物爬行的痕跡,從而帶來的血液都彷彿挾著情欲往下腹堆積了又堆積,讓她有些難以忍受的僵直手指發出細微的呻吟。
   沾了蜜液的手指在女性微微挺立的小點上揉弄,菲黎一下子本能的收緊兩腿,卻使玖鏡更理所當然的在上頭施加更多力量讓這個本來該是遮羞的動作一時失控變成 加害的驚呼,菲黎的全身細胞都忙著感受對方在每個表皮投下的電流將它們收進脊髓,早已無暇顧及雙眼被蒙雙手被固定在頭頂這樣的姿勢多麼難堪。——以及更深 一層的,她其實稍稍的為這樣難得狂野的玖鏡趕到一絲絲的興奮這些事實煩惱。
  其實早就反映在這個身體上。

  菲黎知道自己濕的比平常更快,想必已經在穴口滑動的玖鏡也知道了。
  察覺這點的男人發出低啞的笑聲惹的她抗議的嬌嗔。
  「好吧好吧,妳乖……」玖鏡說話的聲音帶著那麼點性感的情欲,卻還是無奈占了絕大多數。這讓菲黎仍然不太高興的噘著嘴,卻無法維持的太久,尤其男人的手指沾滿了自己的體液滑進體內開始抽動之後。她的嘴慢慢的只剩下呻吟這個功能依然健全。
  男人的兩指靈活的按壓著柔軟的內壁,不時加上拇指刺激充血挺立的小點,一點一點的拓展濕的迫不及待其他東西的貫穿的器官……


  「菲黎——」

  「菲黎……」

  「——醒醒。」

   女性一下子睜開眼睛,驚疑不定的看著昏黃室內中依然清晰的俊臉,不知為何那張臉寫滿的都是緊張,而不是她原先以為掀開遮蔽物後會看見的情欲。她試著動了 動自己被反縛的兩手才發覺自己身上的衣服根本穿的好好的,因為伸懶腰或是其他客觀因素被擱在頭上而兩手發麻並不是被反綁,最重要的是,她原先在做的事情不 是做愛,而是做夢……
  思考至此被迫從美夢中清醒的女性面對叫醒自己的禍害以及自己做春夢的對象已經從凝視變成了委屈的瞪視。而身旁的男人的臉從擔心變成困惑。

  「……妳一直在呻吟。」
  因為你在摸人家啊!(雖然是在夢裡)

  「……感覺上很難受的樣子。」
  因為你都不趕快進來嘛!(雖然已經在做前戲)

  「做噩夢了嗎?」
  ……。

  菲黎一下子氣憤的抓起棉被用力躺下來翻身背對那個不解風情的搗蛋鬼不開心的閉上眼睛,用力的想像方才夢裡的玖鏡做到哪裡了,她現在睡回去還來不來的及繼續往下做完。
  被大大拒絕的男人也只能摸摸鼻子也覺得莫名委屈的關了夜燈從後攬住那個鬧彆扭的背影。
  「晚安。」

  ——當然,隔著棉被攬住的。

  用力閉著眼睛的菲黎更加賣力的去想夢裡的玖鏡到底剛剛做到哪裡了他們可不可以繼續把它做完為什麼連個春夢也不給人家好好做嘛玖鏡你這個超級大白癡——!!



題記,夜有所夢。

2014年11月22日

狀況劇場 天冷有你~

小組【手冷/十指交扣】


  等在樓梯口候著菲黎收拾完畢一起放學是不知不覺就被養肥了的習慣……說起來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是要應付那些八卦的問候有些煩人而已。玖鏡對著隔壁班的同學微笑揮手招呼寒暄,輕車熟路的避開可能會問到自己在等誰這樣的問題,儘管有些不耐煩仍然能夠維持一點都沒有龜裂的笑臉。

  「啊啊啊啊────!!!」
  然後一雙就算在冬日向晚中仍然過分冰冷的手冷不防地按上來,在他神遊四海的時候惡趣味的貼上後頸,理所當然換到學園王子的一聲淒厲慘叫。
  罪魁禍首的菲黎只是偏了偏頭,奇怪對方的反應為何如此之大。看對方那樣也大概有了自己等下大概會挨罵的底,所以玖鏡在慘叫過後怒視過來的表情她並沒有太大意外。

  「妳的手怎麼這麼冷!」
  玖鏡冷不防地竄住那雙造孽過後還僵在原地的手,觸手一片冰涼,冷得像是這種冬天裡洗手的感觸;於此同時那對俊俏的眉毛隨著主人的情緒起伏正開始聚集商討起打架事宜,玖鏡乾脆的兩手都抓起來以自己的掌心覆之,反覆的試圖將自己的溫度熨上去。
  「欸,說話啊,為什麼這麼冷,妳會冷的話為什麼不多穿一點。」

  如此直白迫切的關心讓菲黎無法反應的一愣一愣,呆呆地順著對方的話開口。
  「因、因為不喜歡褲襪貼著大腿,不舒服……」

  「蛤?所以妳『又』只穿大腿襪?」
  玖鏡惡狠狠地盯著菲黎裙襬底下遮蔽的部分,料想底下會是怎麼樣涼颼颼的狀態,手都可以冷成這副德行推斷菲黎的兩腳大概已經都要凍出屍斑了吧(言重)。若非這裡還是人來人往的樓梯口,玖鏡深深覺得自己大概會無視菲黎的個人意願逼她穿運動長褲吧。他重重的揉臉,收回有些不恰當的視線。
  「今天就那裡都別去了吧,我等下先買個暖暖包給妳。」
  說著,他一邊拔下自己手上的右手套套在菲黎手上,一邊握緊了另一支空著的左手,塞進自己口袋裡,同時也順手拿走菲黎手提的包包背上肩頭。
  「在那之前就先這樣吧,看妳這樣我都覺得冷了。」

  菲黎靜靜地凝視過去,玖鏡撇開的側臉有著微微的赧紅。
  她微微笑起來。

  「那我要這個就好,不要暖暖包了。」





2014年1月23日

【沉】瓶中少女

【201211XX】
今年十一月發生很多事。
真的很多(垮)

擱置很久沒有更新、
首先就從最近的11月開始吧☆

人魚之曦3

17歲菲黎/瓶中少女
一直很想常是把人放進裝水的玻璃瓶裡,現在夙願以償。

下收其他版本:


【設定】菲黎。

菲

特地為阿娜達(?)結結開創的角扮【文字宮御】所創立的角色,算是以此為目的的第二個女兒
(第一個是灯湖。來自奇摩家族還盛行的柏夏瓦)

(PS此為2011/11/11的設定)


2013年12月21日

【冬至】愛的湯圓日

12221.jpg

請接受熱呼呼的愛心湯圓吧*


因為某些衝擊所以最近很疼的女兒菲黎(意思只是常畫她吧欸)
而她的生日在今年正好又是冬至,所以慶生用就是湯圓了。(好隨便)
順帶一提這孩子才出生半年馬上就又老一歲…突然有點於心不忍。

關於菲黎的資料可以按此
兩位都是菲黎,只是年紀不同。
左側是24歲的菲黎,右側是17歲的菲黎。

做娘的我突然好奇究竟是經歷過什麼樣的歷練才讓右側的菲黎變成左側的菲黎啊…、(乾笑)


2013年6月19日

【話外】Galaxy



  那是一個女人,做為GAY的自己裡當不會對她產生任何性趣,這是他們合理同居的最佳理由。

  「你是GAY我是T,再也沒有比你更適合的同居對象了吧?」女人吸著菸,對你伸出來的手帶著友善以及調皮的笑意。
  就算心裡明白對方的考量必然也是如此,但是真的問起的時候得到女人這樣的答案你仍然覺得哭笑不得。說到底你們是被同一對情侶分別失戀的夥伴,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開始同居之路不論從哪個角度看上去都無比弔詭。

  握上那隻一如認知中女性素有的溫潤柔萸,你鬼使神差的補了一句。
  「會介意我帶男人回來過夜?反正你對他們不感性趣。」

  雙手仍然和你交握的女人列嘴笑笑,取下嘴裡叼著的煙就要朝你的手背上撚下去。
  「當然,我不會介意的,不過你也別對我帶進家門的女人發情啊。」


Galaxy